精彩小说尽在逐梦阅读!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精品推荐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

>

精品推荐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

怡然 著

李锦夜 穿越重生 谢玉渊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是由作者“怡然”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谢玉渊这一声命途多舛,没想到死后还被缠着研习药理医术,当了个练手的傀儡。一朝重生,她把滔天恨意化为实际行动,从苏醒的那一刻起,她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某瞎子却赖着不走,“他们都说我家王妃心狠手辣,可我怎么看都觉得,是贤淑可爱……...

来源:cd   主角: 谢玉渊李锦夜   更新: 2023-07-24 19: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穿越重生《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谢玉渊李锦夜,故事精彩剧情为:“你胡说什么?陈货郎怎么可能把房子送给老大,绝对不可能。”孙兰花捂着半边脸,期期艾艾道:“我哪敢胡说,隔壁二狗的阿公亲眼看到的。现在大伯一家都已经住进去了。”“闭嘴,他不是你大伯,他就是个忘恩负义的野种...

第二十五章

正在连载中的穿越重生《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谢玉渊李锦夜,故事精彩剧情为“你胡说什么?陈货郎怎么可能把房子送给老大,绝对不可能。孙兰花捂着半边脸,期期艾艾道“我哪敢胡说,隔壁二狗的阿公亲眼看到的。现在大伯一家都已经住进去了。“闭嘴,他不是你大伯,他就是个忘恩负义的野种…

书友评论

快意人生从何而来?我只看到了听天由命,憋屈的人生,看不下去了,重生了人生轨迹基本不变重生何意?看得气人不看了

好喜欢看!一个个鲜活的人物跃然纸上 ,谢奕为、苏长衫、卫温……

看到二百多章实在没有耐心再看男女主虐下去了,看到男主和别人定亲了,到了二百多章一点快意人生的地方都没有,全是压抑,然后跳到结尾,发现大多数评论都是看不下去然后跳到结局的
接受不了苏长衫和谢三爷这一对cp
做开始我以为女主都重生了,医术施针也是了得,为啥谢家找回她们母女的时候不给高重施针抢救一下呢,最起码止血呀,既然都能从火场爬出来,为何不给高重和她娘一个好的结局,对得起重生这个天赐光环嘛
难道女主重生就是为了找个男主。。。。。

章节推荐

第三百六十九章 我复仇来了

第三百七十章 最后一战

第三百七十一章 归心似箭

第三百七十二章 重逢

第三百七十三章 阿渊,别走

作品阅读

“行,矿上我不去了,回头我到后山垦几亩荒地,勤快点饿不死人。

谢玉渊没有想到他答得这么爽快,眼眶一热,泪差点夺眶而出。

爹不去矿上,也就意味着不会因矿难而死,他不死,谢家也许就不会再找上门。

命运的齿轮在她重生的那刻起,慢慢改变了轮轨,像是老天爷看在她做鬼六年的份上,补偿给她的。

谢玉渊将泪逼进眼眶。

她不求花好月圆,和和美美,唯求这一对夫妻平平安安,白头到老。

而此刻的孙家,孙老娘一巴掌甩在孙兰花的脸上。

“你胡说什么?陈货郎怎么可能把房子送给老大,绝对不可能。

孙兰花捂着半边脸,期期艾艾道“我哪敢胡说,隔壁二狗的阿公亲眼看到的。现在大伯一家都已经住进去了。

“闭嘴,他不是你大伯,他就是个忘恩负义的野种。

孙兰花“……

“啊……啊……疼死我了,疼死我了……孙老二疼得满床打滚。

刘氏心疼道“娘,这样疼下去也不是办法,要不要让张郎中来看。

“银子呢!孙老娘一听到张郎中的名字,就觉得肉疼。

刘氏见她亲儿子都舍不得花钱,气得眉梢高挑,一摔帘子走人了。反正疼的又不是她。

“娘怀着身子,我陪娘去。孙兰花脚底抹油也溜了。

孙老娘气得牙根直咬,娘的,一个一个都想造反了不成。

“儿啊,你忍忍啊,都是些皮外伤,挨几天就好了。

孙老二一听这话,嚎得更响了。

孙老娘听了一会,实在听不下去,找男人商量是不是把张郎中请来瞧瞧。

孙老爹就这么一根独苗,也怕打出个好歹来,披了件棉被便亲自往张郎中那头请人。

结果,门都快敲烂了,张郎中隔墙冷冷的喊了一句“老子只给人看病,不给畜生看病。

孙老爹气得一口气差点没背过去,灰溜溜的走了。

……

“狗日的,还有脸请我去看病。

张郎中听脚步声走远,朝地上狠狠的啐了口,一转身,见面前杵着个黑影,吓得心漏一拍。

“你能不能不要装神弄鬼,真要被你吓出病来。

少年没理他,拿起手中的铁剑便舞了起来。

剑光如影,尘土飞扬。

张郎中吃了几口灰尘,眼睛杀气腾腾的朝少年剜过去,心想早晚被这货连累出肺病来。

一通剑练完,少年慢吞吞的归剑入鞘,长袍一撩,盘坐在地上。

张郎中贱兮兮的凑过去蹲下。

“李锦夜,你要不要听个八卦?刚刚孙家老二色心大发,竟然想非礼长嫂……

被唤作李锦夜的少年连个眼皮都没抬,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

张郎中见他这副德性,胸口蹿起一腔火烧火燎的怒气,八卦之心顿消,打算回床上挺尸。

“虚怀!

李锦夜突然唤住了他,“那小丫头什么来路?

张郎中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时,胡子抢先一步得意的翘起来。

“你终于忍不住问我了。来路很大。你知道她那个疯娘是谁?

“是谁?

“扬州城谢府二奶奶。

李锦夜一脸茫然。

“哎啊,你不知道那个谢府也正常,没什么名气,也就是个不入流的官宦人家。这二奶奶姓高,从京城嫁过来,高这个姓你总应该熟悉吧?

李锦夜剑眉一蹙,方才还空洞的眼神,一下子聚起一点光,“可是那个被……

“嘘!

张郎中一把捂住李锦夜的嘴,“小点声,当心隔墙有耳。

李锦夜挥开他的手,面沉似水。

张郎中这才想起这货的两个贴身侍卫青山、乱山就隐在附近,别说是人,就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嘿嘿干笑了两声,他挠了下头,“别见怪,我这是被吓习惯了,正是那个被满门抄斩的高家。

李锦夜目光阴郁,没有再说话。

张郎中轻轻叹息了一声,“稍有不逮,则其当罚,这高家也是作了大孽啊!

李锦夜嘲讽一笑,“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就是满门抄斩做了鬼,高家的鬼还得叩谢皇帝恩泽。

大不敬啊大不敬!

张郎中额角的青筋跳了两下,吓得脸色都白了,脚底抹油,窜得比那兔子还要快“睡觉,睡觉。

李锦夜依旧盘腿而坐,夜色里的轮廓,沉默而有力度。

……

屋子不过是离了人几天,孙老大做事又是个雷厉风行,大半个时辰,家里焕然一新。

一家人就着微弱的烛火,围在一起喝了碗热腾腾的粥,吃了几个香喷喷的野菜饼,简单的洗漱后,便挤在了左厢房的大床上。

床铺有淡淡的潮气味道,可是却有种异常安心的感觉。

谢玉渊挨着高氏的身体,看着黑乎乎的帐顶,无声扬起一抹笑。

孙家算是彻底摆脱了,下面就是将户籍迁出来,另立户头。

后山那几亩荒地开垦出来后,除了让爹种庄稼外,最好还要种点草药,草药来钱快,也能卖得上价格。

娘有刺绣的本事,可以想办法做些精致的帕子,香囊,荷包拿到镇上去卖钱。

自己跟着张郎中好好儿学,争取早日出师。

张郎中用针的技艺很一般,跟那个吊死鬼完全不能比。等把病例都摸透了,自己就能另起炉灶。

一家人齐心协力,一个月赚三五两银子,日子就飞上天了。

谢玉渊想着想着,眼睛就耷拉了下来,睡着的时候,连嘴角都是笑着的……

翌日。

谢玉渊是被院里的劈柴声吵醒的,一看床上,爹和娘都不见了。

忙穿衣洗漱出去,只见地上已经堆了半人高的柴火。

孙老大擦了把汗,“醒了,早饭你娘烧好了,赶紧去吃吧。

“娘呢?

“在灶间缝衣服呢,陈货郎扔下的几件旧衣裳补补还能穿。

“爹,我去张郎中家吃早饭,顺便换银子,爹今儿帮我打张床,把西屋收拾收拾。

孙老大憨憨的笑了笑,黝黑的脸上飘过两朵红云。

谢玉渊走出院门,不放心回头交待了一句“爹去哪儿,都把娘带着,别让娘落单。

“放心吧,丢不了。

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品推荐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